3本治愈励志书帮你摆脱生活的迷惘

2020-04-13 04:13 励志生活
主页 > 励志生活 >

  在小说中,安德鲁一年参加了25场无人问津的葬礼。即使如此,他还要在有人孤零零地死去时,还要去死者家里做调查,确认死者是否尚有亲人在世,留下的钱是否足够支付葬礼。偶尔,还要和死者的侄子商量着追回拿去的东西。

  小说正如《纽约时报》评价的那样:“罗珀写出的安德鲁的内心世界,不仅揭露了他是一个多么奇怪的人,也揭露了我们所有人都是多么奇怪的人。”在我看来,《人物周刊》的评价更加中肯:“《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》讲述了一个孤独又悲伤的人小心翼翼地重新面对这个世界。”

  安德鲁的工作环境,让他无话可说,他表现出了深深的孤独,没有可以说心里话的人,于是他买了高质量的耳机听音乐,通过与音乐的交流,来抚慰孤寂的心灵。此时,他在有意识地拒绝社会,因为社会上的一切杂音,都可能对他造成某种伤害。

  他在逃离,他逃离的是可怕的现实,因为这与他的职业有关,他看多了太多了的死亡,经过多次地调查死亡案例,经手了太多孤独死去的老人,死亡带来的负能量已经让他喘不过气。他之所以参加每一次葬礼,更大的意义在于他在执行两个任务、代替着两个身份。一个是工作人员,配合牧师、完成工作;另一个是家属,参加死者的追悼会。

  不管是不是社恐症患者,都可以看看这本书,品一品孤独,也感受下打破内心囚笼后的畅快,真的是又丧又治愈啊!

  在已为人父的盖曼看来,《坟场之书》是一本关于童年的书,因为即使生活在坟场,诺伯蒂的童年与盖曼的儿子并无二致,打打闹闹,快快乐乐,该有的温暖和爱一份不少,反而比普通人多了一份奇幻色彩。

  《坟场之书》还是一本关于为人父母的书,被鬼魂养大的活人男孩诺伯蒂最终还是要离开坟场,经历自己的人生,拥有自己的生活、家庭和未来。

  这也解释了盖曼为何写这本书花了23年的时间。难写并不是主要原因,而是艺术源于生活,在创作之前,他得先陪伴他的孩子走完他们的成长历程,养育他们,爱他们,并在最后学会放手。

  我们每个人都会面对死亡,经历死亡。或许是亲人、朋友、偶像、爱宠的离去,又或许是新闻数字背后的一个个陌生人。但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对死亡非常抵触。我们难以想象自己就会这么不复存在。我们很忌讳谈到死亡、鬼魂、墓地、坟场之类的事物。

  坟场是一个温馨的地方。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地方。你知道,人们活过,然后死了。

  所以,盖曼笔下的坟场是如此温暖治愈,也就不奇怪了。它更像是专门为诺伯蒂建造的成长乐园。如同哈利·波特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;小鱼儿的恶人岛。

  卡尔维诺的这本《马可瓦尔多》是本薄薄的小书,讲了一位名叫马可瓦尔多的小市民的故事。春夏秋冬每个季节一件事,五年,讲了二十件事。一件件好笑的事情构成一位意大利小市民心酸的人生。

  马可瓦尔多是位城市小工。在充满着水泥和沥青的城市森林里,他却试图寻找大自然。春天花坛里冒出来的蘑菇,秋天城市上空的候鸟,都能让他那灰色贫乏的世界变得多彩肥沃。他有一双敏锐善感的眼睛,时刻捕捉着四季的变化和都市的隐秘。对他来说,“生命中除了以小时计酬的薪水、额外的工资补助和家庭津贴外,还有某些东西可以期待。”

  或许,跟世上的大多数人相比,马克瓦多算得上是最微不足道一群人中的一个了,当大多数人暗自庆幸自己不是微不足道中的一员时,却未必能意识到自己并不一定比马克瓦多更幸运。和马克瓦多一样,大多数人中又有几人不用受樊笼之困呢?困于城中、困于业中、困于情中,乃至困于各种各样足以束缚住自己的理由中,不同于马克瓦多,大部分人是身之所困,心亦所困。天上的飞鸟,还是地上的落叶,或是四季的变化有何干系?长长的一生只是一天又一天而已,即使能出得了城,却未必能出得了樊笼。

下载尊龙app,下载尊龙app苹果,尊龙安卓app

上一篇:生活中最具励志的句子金玉良言愿你能感同身受 下一篇:很走心生活感悟句子意境深刻优雅每句都很励志